台灣要跟韓國比什麼?





:

作者:唐湘龍

「閨蜜」比「保密」嚴重多了

中韓兩國都曾經是日本殖民地,但兩個國家處理殖民情感的方向完全相反。韓國比較正常。

中韓關係密切,一起反共,一起發展,什麼事兒都喜歡比來比去。人比人,氣死人;國比國,更氣。但這些年,除了棒球、籃球,不太比了。沒什麼好比了。越差越多。連政治是非都差,連如何“處理”總統貪污的態度都差。

如果在韓國,不只陳水扁坐牢,恐怕連李登輝都得坐牢。這兩位領導人算他們運氣好,活在台灣這種沒什麼是非的鄉愿之地。出賣釣魚台?沒事。貪污幾十億?沒事。不但沒事,粉絲還一堆。鐵粉。超鐵。現在推司法改革,不只準備平反,還有像陳師孟這樣的準監委揚言拿法官祭旗。

還是不要比吧。韓國沒有“陳師孟們”。已經沒有辦法比了。要比,比這個。

以前說是“兄弟之邦”,後來變“姊妹之邦”,總統都是女的。而且都未婚、單身、無子女。算是巧合。

朴瑾惠今天出事了。他的任期未滿,但是,今天起,她不再是韓國總統。韓國的憲法法庭一錘定音,八個人全票通過彈劾朴瑾惠。韓國的彈劾是非常厲害的,一宣布,立刻生效。六十天之內選出新總統。朴瑾惠失去的,不只是職位、榮耀,原本賦予卸任總統的禮遇也幾乎全部取消。依據韓國法律規定,現任總統每個月仍然可以領取相當於在位時的薪俸,有配車、司機、三位秘書,以及長達15年的安全維護。這些禮遇,安全維護縮短為五年,其他全部自動歸零。

不只這樣。朴瑾惠被指控的五大罪狀將使他在卸任之後,立刻面對至少13項罪名的調查。裡頭當然包括貪污。朴瑾惠將被限制行動。他將會頻繁進出法院。他甚至可能坐牢。

韓國總統一任五年。四年前,朴瑾惠是以一種很有歷史感的姿態坐上了總統寶座。他的父親是朴正熙,一個反共的強人總統。他的父母分別死於槍下。他是第一位女性總統,這在男性沙文主義的韓國社會尤其不容易。但今天,俱往矣。這一切的歷史紀錄,彷彿成了命運的嘲弄。

這一切,都只是因為兩個字:閨蜜。

這一個叫做「崔順實」的閨蜜曝光之後,朴瑾惠政治生命急轉直下。從他1997年在政壇復出,剛好20年。回顧這段歷史,崔順實不是朴瑾惠的白手套,相反地,朴瑾惠更像是崔順實的傀儡。韓國民眾在憤怒中發現,有一個完全不:在法律、制度監控範圍的決策核心,實質統治著這個國家。這不只丟臉,而且不可思議。

朴瑾惠成也閨蜜,敗也閨蜜。

閨蜜是什麼意思?我不擔心你不知道。問題是:我知道、你知道,這沒有用。因為,法律不知道。法律無法辨識總統身邊出現像「閨蜜」這樣身分的人物。任何的決策、權力、金錢如果經由「閨蜜」去運作,自然就容易成為法律的漏網之魚。這使得監督、紀錄、了解和政府最高權力有關的公共事務出現了盲點。他無法被看見。

我們的法律,幾乎對「閨蜜」不設防。他們是另類的「總統的女人」。

閨蜜特別指涉女性的同性友人。在閨房裡如家人般親密、甜蜜的關係。這種關係可以親密到有如同性伴侶。蕾絲邊。也可以是非常信任的好朋友。因為是同性別,他不像「紅粉知己」一樣,容易被辨識為「小三」,容易成為八卦獵捕的對象。同性別的閨蜜隱密性特別好。但是,閨蜜、閨蜜的友人、家人延伸出去的裙帶關係、利益關係和任何異性組合相比,更複雜,卻更隱匿。

閨蜜像是天文觀測的黑洞一樣。理論上絕對存在,但在視覺上無法辨識。

朴瑾惠的生命經驗極為坎坷。生活極為單純。無夫無子,讓「崔順實」父女兩代形同她的家人,精神寄托。崔氏父女的影響力幾乎可以滲透朴瑾惠的每一個生活層面。政治的、財務的、宗教的、情感的、商業的、國際的。他像是朴瑾惠的魔鏡,沒有問過他,朴瑾惠不管做什麼,都沒有自信。

馬英九是男性。他有正常的家庭、婚姻,但仍然常常被惡意影射是同性戀。蔡英文單身、未婚,更是難以擺脫這種蜚短流長。蔡英文總統的感情、婚姻、人際格局和朴瑾惠非常非常類似。當韓國為了「崔順實」陷入長達92天的政治風暴,每個週末的首爾都因為民眾的抗爭而沸騰,韓國社會為了一個總統的閨蜜完全燃燒。

我們的法律最多只能對第一家庭成員進行微弱的監控。對於沒有法律關係,但親密、信任有如家人的閨蜜更是無能為力。這個政府正在瘋狂的想強化安全監控,不惜冒著侵害人權的風險,想制定「保密工作法」。但是,從政治現實的角度來看,台灣當下最需要的不是「保密工作法」,而是「閨蜜工作法」。

朴瑾惠是現代單身、女性政治人物一個血淚樣板。他對崔順實誇張的行徑到底知道多少?還有待釐清。由於兩性角色的相對性,全世界都一樣:高階、女性政治人物單身的比例遠高於男性。防範「台灣版崔順實」雖然有明顯的針對性,但也有明顯的必要性。

蔡英文總統和他的家族在金錢、政商關係紀律不嚴,已經屢屢出包。希望不要再有一個崔順實一般的「閨蜜門」。

要跟韓國比,就比這個吧。

水蜜桃,塔吉特,蜜梨,寫真集,甜柿,千層蛋糕,雪梨,自行車,衛生棉,



創作者介紹

周語琦的部落格

vdzbv9x9x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